皮了个卡丘喵喵哒

戏精

00

  刘映雯蹬蹬上楼,趴在办公桌上睁着茫然无焦的眼睛发呆。

  完了,清闲日子没过几天,就来事儿了。

01

  五分钟以前,她还是一个笑起来见牙不见眼的小姑娘,考虑的事情仅限于超市哪些菜要打折,减减肥把自己塞进裙子里之类鸡毛蒜皮的事情。所有的想法止于去卫生间时发现的一抹暗红色的血。她首先腿软了一下,随即疑惑起来,大姨妈造访的日子应该还没来,自己最近也没什么腹痛,哪里会有血?

  同公司的美真敲卫生间的隔间:“阿雯,你好了没有啊,组长说要叫你上去,像是要布置任务啦。”

  刘映雯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:“哎!很快啦!”她脑子里还有那么一抹红隐隐显现,怎么回事?

  美真对着镜子画嘴唇,刘映雯挎着包洗手:“组长叫我做事?杨姐呢?”

  美真说:“听说得了病,下面流血流的吓人啊,制服裙子都湿啦,哎呦幸好那天你不在,你一晕血晕倒 ,那就要去医院陪杨姐啦。”

  刘映雯的脸“唰”的白了:“滚蛋,咒谁啊你。”

  美真笑嘻嘻的抹完了口红,回头倒是好吓:“哎呦!你的气色好差啊,要不要抹点口红?雅诗兰黛新款啊,很衬气色的。”

   刘映雯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,低着头出去了。

02

   两年以前大学毕业的刘映雯终于在LEN公司面试成功,成为了兢兢业业的小职员,这两年她住过廉价租房,能闭着眼叫上附近外卖的特色菜,加班到半夜一个人打着手电往家走,忍受傲慢的上司和愚蠢的队友,终于在今年五月通过了升职考核,成为了课长。前几天她刚租了一间七十平的单身公寓,摩拳擦掌打算今晚一展厨艺,庆祝自己的职业生涯迈上了新的阶段,就被这件事情给击的头昏脑花。

   得病了。

   真是见不得好日子。

   刘映雯烦躁的粑粑头发,组长推开门喊她:“阿雯,过来一下啦,有事要拜托你啊。”

   她没动。

   组长走过来说:“就是六月公司要有个庆典啦,你长的靓又是后生仔,麻烦帮公司排个舞蹈嘛。咦——你脸色好差哦,最近又开夜车了啊,不要太拼命,你看看杨姐啊,身体还是很重要的啦。”

   又是杨姐!哪壶不开提哪壶!

  气的刘映雯想摔文件夹。

03

   这两天非但没有好转的趋势,反而血流的越来越多,刘映雯想请假做个检查,又害怕真检查出来什么就彻底被判死刑,再来公司的舞蹈也练开了,她作为老师也真走不开。

   刘映雯心脏承受能力很强,只是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悲春伤秋和慌乱无措,她就坦然的面对了自己得病的事实,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病,也没有腹痛之类,但是看流血的样子,说不定是个绝症。人总是要死的嘛,她想,死就死啦,又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。

   但是自己死掉爸爸妈妈一定很伤心吧,就一个姑娘,好不容易养到大,说走就走,以后谁来照顾他们啊,一想到这儿,刘映雯的眼泪就往下掉,女儿不孝,没法儿给爸妈一个岁月静好的晚年,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。自己要好好赚钱,悄悄的像猫一样死掉,不要把钱花在医院,总之救好也要人伺候,还不利索,不如拿这笔钱去想去的地方走走。这些年自己光在职场拼命,好些地方都没去成,临走之前说什么也要饱一饱眼福啊,说不定运气好,会跟一些癌症患者一样,半路上自己好了呢。

   刘映雯刚自嘲的笑了笑,电话铃就响了。

   是男朋友。她接通以后问道:“吃了啊?”对方抻了一个懒腰:“吃了啊。”

   男朋友异地,隔着小半个中国做码农,刘映雯的心里正在跑着生死诀别的戏码,一时也喜悦不起来,便沉闷的嗯嗯啊啊。

   男朋友说:“你怎么了?有事儿吗?听着不对劲啊。”

  刘映雯的眼泪差点又没管住,她想,一个有担当的女人走到这种地步,自然是要自己承受这种苦楚的。六月份说好要去见家长,这还去什么,得了病给人家做媳妇还不是拖累。可惜了以前说好的未来规划是都完不成了,什么三年抱俩,什么养个猫咪,什么假期出游,都实现不了了。男朋友是个好人,早点离开自己这个麻烦货也是好的,等以后我死了,他知道了这些缘由,会不会觉得伤心呢。

    刘映雯说:“公司的杨姐得了病,总是流血,送去住院了。”

    男朋友对话题的转换有点懵:“啊...啊....什么病?”

    刘映雯说:“不知道啊,说不定是很可怕的病,都流好多血啦。”

   男朋友说:“那你也注意身体啊,听着好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刘映雯鼻子一酸,说道:“我也想去医院查查,说不定也有可怕的病啊,死掉也很有可能啊。”

    男朋友说道:“你不要瞎讲,别胡说。”

    刘映雯狠了狠心说:“那我先挂了,还有任务,你也早点休息啊。”

    那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“嗯”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刘映雯呆呆的看着电话,其实还想说点什么,对方已经收线了,于是她又恨恨的想,叫你不珍惜我,早晚是要后悔的!男人嘛,伤心也是一阵子吧,过不了多久肯定又会换个姑娘你侬我侬蜜里调油,她嫉妒了一会儿那个虚拟的人,又像斗败的公鸡一样耷拉下脑袋想:人都死掉了,还不能好好祝人幸福嘛,临死之前要把男朋友的癖好和小情绪写下来,送给那个不认识的姑娘,最后再贤惠的悄悄离开,就跟读过的狗血小说一样。

     眼眶又红了,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 烦人,这该死的感情!

     刘映雯抹了一把眼泪,悄咪咪的哭的更凶了。

04

    又过了一天时间,上厕所还是能看到烦人的暗红色液体,刘映雯整理好仪表,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踩着高跟鞋去楼上的练舞室,放开音乐跟着鼓点蹦沙卡拉卡,她看着镜子里的身影,索性放开了手脚跳舞,说不定以后也跳不成了,趁着还能蹦跶就多蹦跶一下吧。

    刘映雯也想开了,人生在世赚多少钱都是为了吃吃喝喝,这几天她下了夜班就跑去天河城点最喜欢吃的BIM BOM冰淇淋和芝士蛋糕,人都要没了,还在乎什么保持身材,她素来又爱喝冰饮,甜品太腻人,顺便点一杯青梅冷茶解解腻,喝着喝着就盯着某一处发呆,想给每一个要钱不要命的人一个大耳刮子,咆哮的告诉他们要及时行乐。

    半夜十一点多她从天河城逛出来,经过万达广场的时候看到有人摆露天KTV,周围也没几个人听,刘映雯走过去说:“想点首歌给自己听,多钱啊?”

    小贩头也不抬:“二十咯,随便啊,唱也好听也好,不要嚎就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刘映雯递了钱,点了一首《再见警察》。

    小贩一听前奏慌了,看刘映雯呆呆的要哭的样子更急:“哎呀!要死咯!你放这个是要把条子招来啊!和警察过不去去警署啊!长的又靓有什么想不开的嗳!”

   刘映雯说:“我要死掉了,今天才敢放纵一会儿。”

   小贩张着嘴:“你....怎么称呼啊,阿sir?”

   刘映雯仰头看天,霓虹灯明晃晃的,远处有警笛声传过来,大喇叭里传出中气十足的吼声:“说了不要摆地摊!胆子大了啊阿黄!还放歌咒警官!站住!”

   小贩赶紧跑路,朝刘映雯气到:“顶你个肺啊!”

05

  刘映雯摔包回家,学着日本的腔调说道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男朋友的电话也没有,家里的消息也没有,她叹了口气摊在沙发上,觉得自己的一生算得上碌碌无为毫无建树乏善可陈,也没为社会做什么贡献。

  又有流血的感觉了,刘映雯爬起来,去卫生间换内裤。

  她看着镜子里憔悴的样子,也就只有一双眼睛还算好看,刘映雯突然想到了遗体捐献,把自己能用的地方都捐给需要的人,也不算是生而为人。她这样一想就激动起来,像是找到了前进救赎的方向,给爱的人留下纪念,让生命换一个方式活下去。打定主意她决定去医院检查的时候也要填一份自愿捐献书。她从厕所晃晃悠悠的出来,联想起会是怎样的人能够得到自己的器官。最好是小孩子,纯净天然,能够陪得久一点,酒气熏天的肥佬自己不会喜欢,注意事项上一定要写上,女人也行,要是知书达理也不错,不要给叽叽喳喳的泼妇,这个也要写好。

   刘映雯想了很久,电话铃响起来了,男朋友在那边喊她名字。

   男朋友问:“你在干什么啊?”

  刘映雯无精打采:“我刚从天河吃回冰淇淋,我要长胖了你还会爱我嘛?”

  男朋友说:“哇,当然爱啊,养肥了全家就靠你嘛。” 

  刘映雯说:“扑你个街啦!讲好听的哄哄我嘛。”

  男朋友说:“不讲了,我这边还有工作,手下的瓜娃子也不省心,你先睡啊,晚安。”

  刘映雯的笑还在脸上没收回来,愣了愣说:“昂,晚安。”对方的电话迅速的挂掉了。

  她把手机拿下来一看,才两分钟多一点的通话时间。

  “我要死掉了,你肯定也不怎么伤心吧。”

06

  第五天的时候,流血流的少了很多,刘映雯想说不定出现了什么好运气,能够不治而愈,她为死也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,自己心里暗暗的建了一座城堡。中午教完舞她喝凉水咕咚咕咚,美真扎着头发从旁边走过去说:“阿雯,我要请个假啊,明天我不来练舞啦,大姨妈造访嗳。”

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,你每次来都痛的要死要活,要注意调理啊。”

    美真说:“真羡慕你啊,来这个从来也不痛哦。我上个月着凉了,这个月提前了一个星期,估计又要被折磨的很痛啦。”

   刘映雯拿水杯的手停了一下:“噯?提前?”

   美真甩甩头发:“你的也提前了嘛?”

   刘映雯有点慌:“我不知道啊...我....我要是月经期间还吃冰品,喝凉饮,大幅度运动怎么办?”

    美真难以置信:“丢你老母啊,你和你大姨妈有仇啊?”

   刘映雯从美真包里抢了一片姨妈斤蹬蹬往楼下跑:“我有点事啊,你替我锁个门吧!”

   美真嚷嚷回去:“嗳!你急什么?和你男朋友不小心中了啊?!”

07

     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 趴在办公桌的刘映雯后知后觉的开始腹痛了,经过再三确认,原来暗红色的血就是大姨妈提前而已,估计和五月升职压力太大有关。

    刘映雯现在已经不想去回忆自己在这段时间种种作死的行为,她觉得自己实在对不起初二就来月经的基本女生觉悟,不过她抱着暖水袋的时候竟然有一点点的失望,这样既不能再放肆吃甜品了,也不能任性的辞掉工作环游世界了,她还是一个平平凡凡毫无特色的小职员,每天又要为猪肉降价没和去机票打折没考虑,牺牲自己拯救世界的大英雄梦也幻灭了。

   算了,平凡一点也很好啊,六月还要回家,还要去见男朋友的爸妈。

   组长抱着材料经过,看到刘映雯便说道:“多亏了阿雯哦,每天很卖力,节目进度很快啊。”

   刘映雯的小腹更疼了。

   她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说:“组长,我请个假想去看看我男朋友和我爸妈,痛得要死掉了,我想他们了。”

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铃虫

快要公布成绩了。
努力这么久,就要看到曙光,或者黑暗了。
好歹给我一个解脱。

希望你坚强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秋天的落叶。随拍。